南樾鸩酒

脑洞很多,写的很少。

【一个单纯的脑洞/中也中心】红

*大冬天突然想吃瓜于是莫名冒出的一个脑洞

*一个鱼。

*标题与文章内容没有任何关系)。

*物理课上摸的鱼现在发上来

*红叶妈妈和中也宝宝的日常(?)

*ooc强预警






中原中也一大早就被派出门盯一批货,完事儿回来已经近下午两点了。他回到自己办公室时竟没看到尾崎红叶等着或留下字条让他去她办公室,不禁觉得有点奇怪。他出办公室在门口碰到了也是刚回来的广津,就问他:“红叶姐人呢?”

“今天一天都没她的任务吧,大概在办公室。”

中原中也抬腿就往红叶办公室走,门都没敲就直接推门而入——他跟红叶什么关系,哪用敲门。

哪知他刚推门就见金色夜叉手持那柄细长的杖剑,手腕抖动杖剑舞出几个叫人眼花缭乱的剑花,一缕剑气大约是没有控制好,直直的朝中也这边飞来。中也笔直的站着没动,那缕剑气堪堪擦着他耳边飞过削下几缕鬓发。尾崎红叶端坐在办公桌后,眼皮微阖睫毛低垂,定定的看夜叉面前那团剑花中飞溅出几滴红色。

夜叉收了手,杖剑垂在身侧,一滴红色顺着笔直剑身滚下眼看就要落地,夜叉稍稍抬腕,翻腕一个标准的血振①,剑身上的红色一滴不漏的落进一只垃圾袋里。尾崎红叶桌上干干净净,只面前一只盘子上一排切得大小均匀的瓜。

红叶抬眼扫了中也一眼,夜叉伸剑戳起一块瓜递到中也面前:

“中也,吃瓜?”

“红叶姐你干什么呢,我还以为你在办公室干活呢。”中也伸手扶了扶帽子,没去接瓜。

“我怎么会在办公室干活呀,弄脏了地毯谁赔?”红叶拿眼角扫了他一眼,她随便一个眼神都不经意的带了点妩媚的意味,落到中也眼里也就只是带点撒娇意思的抱怨罢了。他知道森鸥外虽然抠门,但报销个地毯应该还不成问题,只是红叶不喜欢办公室里有血腥气。中也在心里默默翻个白眼:那你就舍得在办公室切西瓜了?他没说出来,伸手把瓜拔下来啃了一口:“挺甜的,哪儿买的瓜?”

“不是买的,别人送的。”红叶养尊处优地抬了一点手,夜叉又伸剑戳起一块瓜,“是太宰送的。”

中也刚啃了一口瓜,听到这句话想吐又不是想咽心里又不乐意,张了半天嘴才憋出一句话:“……那家伙来过?”

“早上来的,那时候你差不多刚出去。他去见首领谈事情了,走的时候顺路来了趟我这儿,说是‘好久没见到中也君了’想来看你,我跟他说了你不在,他就跟我聊了会天就走了,留了个瓜。”红叶挽了一点袖子去接夜叉递来的瓜,“你不是说甜吗?不吃?”

中也本想豪气万丈的把瓜往盘子上一摔,可惜这是在红叶办公室他不敢造次,只好端端正正把剩下半块瓜放回盘子:“我不吃那家伙的东西。”然后一甩大衣就准备走人,留给红叶一个帅气潇洒的背影。

“回来。”然而红叶一喊中也又怂了,耷拉着脑袋灰溜溜转身回去,垂着头站姿笔直像个等着被罚的乖宝宝。“至少把你吃剩下这半块解决了再走啊,不然我替你吃?”

好汉不吃眼前亏。中也心想今天豁出去了,一梗脖子抓起那半块瓜,嚓嚓嚓嚓啃剩一条青白的瓜皮,一抹嘴角的瓜汁,声音含糊:“还有事吗?”

“没事了,你走吧。”红叶很满意,小子没白养,现在自己说话还管用。

中原中也含着一腮帮子的瓜走出尾崎红叶的办公室,门关上的下一秒他就把瓜全吐在旁边的垃圾桶里了。

——去你妈的,谁要吃太宰治送来的瓜。他吐了口口水,混着丝丝红色像极了一个逃不脱的带血的诅咒。

①血振:日本刀的一个动作,通过刀的转动,将刀上沾的血抖落,以免腐蚀刀身。






摸鱼的时候写得很嗨然后打完一看……我写的什么东西啊]摔

关于红叶姐姐的夜叉的武器……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反正应该是日本刀的一种吧……?感觉有点像杖剑姑且就这么写了,欢迎了解的人捉虫x

最后一句话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ni

大概就是太宰和中也这两个人注定一生互相各种恩怨纠葛这样……吧

本来想圣诞节发的然后发现其实这篇文跟圣诞节没有卵的关系)。所以就干脆提前发了。

各位太太请让我抱住你们的大腿]张开手臂

评论 ( 7 )
热度 ( 23 )

© 南樾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