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樾鸩酒

脑洞很多,写的很少。

【大概是无cp向的】乐团paro

 @UME 我终于肝出来了虽然一点也不好吃(。

*一个很短的鱼。

*非音乐生的呕心沥血之作(。

*应该是全员欢乐向,大概是无cp的……吧

*大家猴我叫标题废(。

*您的好友[霸道总裁福泽谕吉]已上线(buni

*ooc强预警慎入






太宰治想偷溜出去的时候被国木田逮住了。

“你要干什么?”国木田单手拎着他衣服领子,力道不大却就是让太宰脱不了身。因为马上就是最后一次彩排,大家都已换好了乐团的演出服,男生黑西装红领带,女生拖地黑裙,国木田怕弄坏衣服所以揪人衣领的力道也比平日轻了些。

“我去对面便利店买点东西。”太宰稍微有点心虚。

“买什么?我们刚吃过饭,这里还有一堆面包零食饮料茶水,要什么有什么,厕所就在隔壁,你又想溜出去干什么?我警告你,几个小时之后就要正式演出了,你别再给我捅什么娄子出来。”

“我……去上个厕所就回来,真的。”

“我跟你一起去,我等在厕所门口,你超过五分钟不出来我就进去捞你。”

“……我突然不想去厕所了。国木田君你松手,我去沙发上坐会儿还不行吗。”太宰投降,国木田这才松手。他慢悠悠晃到沙发边上,跟乱步挤在一起剥糖吃。

“一会就彩排了你吃什么糖,不喝点水?”隔壁沙发上与谢野晶子保养武器般精心地给自己的长号上油,顺带瞟了太宰一眼。

“乱步先生这不是也在吃嘛。”太宰无辜的一摊手。

“他是打击乐的吃糖没事,你萨克斯凑什么热闹。”有个人一把夺走了太宰手里几颗奶糖,同时拍了拍乱步的头,“别吃太多了。”

“嗯。”乱步叼着根棒棒糖得瑟地看着太宰,心花怒放的使劲点头。

“福泽先生你又偏袒他……”太宰委屈极了。

“今天的演出,不能搞砸。”武装侦探社管乐团团长兼指挥福泽谕吉难得的脱下和服换了一身西装,此时正有点不舒服的扯着领带,微蹙的眉头和棱角分明的脸让他看上去有点像言情小说里的那种霸道总裁,“如果不成功……我们就没法在新年音乐会上表演了。所以,还请各位务必尽力。”

福泽谕吉的讲话一向简短直接,单刀直入直奔主题,干净利落得像个武士。房间里安静了一点,众人该给乐器上油的上油,该练习的练习,没吃饱饭的吃着零食,还有认真的在翻乐谱。福泽的领带被他扯过之后稍微有点歪,旁边跟与谢野挤一张沙发的镜花看着总觉得难受,放下手中的小号哒哒哒跑过去扯扯福泽衣服下摆,福泽转过头用眼神询问他,镜花指指他胸口领带,福泽低头一看,会意地微微弯下身让镜花给他整理领带,弄好之后他直起身来摸摸镜花的头,镜花甩着双马尾一蹦一跳的回去了——好一副温馨的天伦之乐含饴弄孙图。

福泽还要去跟主办方核对一点事情,于是他扫了一眼确认乐团成员都在就出去了。福泽关门的声音很轻,却把一室喧嚣都关在了门里。

 

 


 

 ——————————————————————————————————

侦探社管乐团设定大致如下:

指挥:福泽谕吉

单簧管:直美

大管:谷崎润一郎

长号:国木田独步,与谢野晶子

小号:泉镜花

萨克斯:太宰治

打击乐:江户川乱步

大贝斯(低音提琴):中岛敦

后勤:宫泽贤治(。

 


其实我跟森讨论这个脑洞的时候是这样的:

我:[图片]乐团paro你写吗。

森:有陀思吗。

我:……我写的是侦探社和黑手党的陀思你再容我想想?

[过了一会]

我:……陀思可以当外聘指挥(。

……然后我就只能自己肝了。

关于为什么不能吃糖……我以前的管乐老师的解释是吹管乐器之前最好不要吃糖不然嗓子会粘粘的……大概这样。

作为一个只在学校乐团混过几个月的非音乐生我觉得我大概写不出后续了,如果有人愿意写下去的话我会很开心的!x

顺便我脑补了一下穿演出服的国木田和穿西装的社长……简直一个大写的苏苏苏苏苏(。

有人愿意画吗。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南樾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