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樾鸩酒

脑洞很多,写的很少。

【文豪野犬/双黑】酒

失踪人口回归

偶然翻出来的今年年初时候瞎写的东西,没写完,有机会我会补上的(可能吗???

一个cp向并不明显的双黑

题目也是瞎写的

关于酒的部分是我瞎扯的因为我并没有喝过

不介意的话就看下去吧






中原中也是在晚上去超市时碰到太宰治的。他踮着脚去拿一瓶对他的身高来说摆得过高的红酒,半天也没够到,正想着要不就买瓶啤酒凑合下算了,有一只缠着绷带的好看的手越过他的头顶轻轻巧巧拿下那瓶红酒递到他面前,“你看起来就像一个想偷拿妈妈放在柜子顶上的糖果却够不到的小鬼呀,中也。”

“去你的。”中也听到那种熟悉的嘲讽又轻佻的语气就知道是谁,顺势一个肘击过去。太宰轻轻松松的躲开:“中也的攻击我可是都了如指掌呀……这样软绵绵的攻击根本打不到我噢。”

“你来超市干什么?”中也不想搭理他,一把夺过面前的红酒,又从低一点的货架上拿了瓶啤酒。太宰却捉住了他的手腕,皮肤上传来的冰凉触感让中也一个哆嗦,“这不是我最喜欢的Oraga啤酒①吗?中也不是说不喜欢的吗?”

“……”中也不想承认那是改不掉的老习惯了。以前太宰在黑手党时每次(基本上都是中也)去超市买酒,嘴上说着“我是不会帮你带啤酒的死青鲭”却总是在回去时臭着脸丢给太宰一瓶Oraga,即使他从来都不认为那东西好喝。太宰离开这么久了他还是改不了这个习惯,每次去超市结帐时总对着那瓶好像是自己跳进购物车的Oraga发愣,最后基本上还是会买回去,他家酒柜上就排了一溜儿Oraga。他偶尔会开一瓶喝,每次都试图熟悉那种带点苦涩的味道,但喝了不知多少瓶还是一点也喜欢不起来。

——这大约就如他和太宰治之间的关系,虽然互相讨厌但是不得不承认彼此的生活印记早已牢牢刻到骨子里,成了无法抹去的印记,一如Oraga麦芽香气中混着苦涩的味道。

 

 

 

 

 

 

① Oraga啤酒的梗出自太宰治《东京八景》。我没有喝过只好瞎编(。


评论
热度 ( 15 )

© 南樾鸩酒 | Powered by LOFTER